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人文艺术 >> 文化艺术
石洲村小记
  • 2019-08-28
  • 来源: 看东岸
  • 发布:swzx0660
  • 阅读量:

 近日,我随一批热心红色文化的志愿者来到了海丰县梅陇镇石洲村。刚到村前,第一眼便望见村里一颗百年红棉树,似劲松般挺立,好像在热情洋溢地向红色文化的志愿者招手,迎接大家的到来。

C:\Users\Administrator\Desktop\11.jpg

石洲村,这是一个美丽的村庄,溪水环绕着村周围,古老的祠堂和祠堂前面的旗杆夹赫然昭示着这是一个有着深厚文化积淀的乡村。石洲村,背靠梅陇农场,面向梅陇墟镇,羊蹄峻岭古道遗址从侧面而过,高耸的南山岭似滚地金龙从村口对面山峦绵延起伏伸向远方,英雄树的挺拔与村里的溪水相映,石洲村是耕读之乡,是鱼米之乡。
  大家在祠堂前集中之后,瞻仰了石洲村后山的一座古墓,墓中葬着清代名将——苏祖眉。
  苏祖眉,生于清顺治年间,卒于康熙三年(1664年),邑庠入伍,官升参府加一级(平海所城参将),杨安都石沙湖约石洲乡人(今海丰县梅陇镇石洲村)。
  康熙三年(1664年10月),清廷为切断已收复台湾的郑成功抗清势力的物资供应和阻止郑师至沿海地带招兵买马,颁布了“迁界令”,命令从山东至广东沿海居民内迁30至50里,且设立界桩,越界者斩,制造沿海无人区,使得当地百姓民不聊生,苦不堪言,哀鸿遍野。苏祖眉为沿海百姓切身利益和保卫海疆,率兵支援苏利(碣石卫总兵)起义,后英勇战死沙场,遗体被他那深懂人性的白色战马驮回老家梅陇石洲村,村民们以高规格的礼仪将他安葬在本村后山中。苏利、苏祖眉的壮举受到当地百姓的拥护和爱戴!
  石洲村后山古墓沉睡着一代名将苏祖眉的灵魂,溪水缓缓地流淌,似乎在诉说着渐渐被世人忘却的岁月和历史的沧桑。然而英雄之地总是英雄辈出,村里的红棉树见证着一代又一代石洲村英雄的成长,他们是苏家麒、苏家驹苏氏一门双烈士。
  苏家麒(1900——1928),幼名壬,字石生,海丰县梅陇镇石洲村人,家麒年少天资过人,且勤勉有加,过目不忘,能文善诗,尤其书法苍劲有力。其1920年在海丰中学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广东公医大学(后改称为中山医学学院),时任海丰县长翁桂清屈尊亲送苏家麒、柯麟两人抵广州上大学。
  1926年初,苏家麒由共产主义青年团转入中国共产党(中山医第一批共产党员)。时至1928年2月10日深夜,原中山大学医学院中共地下党组织主要负责人,广州爱国学生运动领导者苏家麒医生,不幸落入国民党反动派之手并被残酷杀害,英勇就义时年仅28岁。

C:\Users\Administrator\Desktop\2.jpg


  苏家驹,生于1907年6月15日,海丰县梅陇镇石洲村人,1926年考入黄埔军官学校,被编入第四军教导团并调往武汉中央军校,同时秘密加入了共产党,参加过多次战争。1928年初,苏家驹得知广州起义部队抵达海丰与红二师汇合,便当即前往报到参加斗争。当时海陆丰苏维埃政权于1928年3月以后,因遭国民党第四军、第五军、第七军和海军陆战队等强敌的联合进攻后退往山区,红军和工农武装还在陆、惠、紫等地山区转战数月,因弹药和给养不济,牺牲者过半,加上其他减员,原两千多人的红军至当年秋季只剩140余人,1928年10月10日,苏家驹经过激烈的战斗后,不幸牺牲于海丰县莲花山区莽林间,遗体被他的战友掩埋于海丰埔仔垌山丘中。牺牲前他用微弱的声音对他的战友说:“只要我还活着,就要为革命的胜利战斗至最后一刻。”

1927年至1928年,南昌起义和广州起义的两支部队(红二师,红四师)先后达到海陆丰,海陆丰人民接应和保护了抵达的红军,并积极参加了这支革命的队伍,自卫队中队长兼石洲赤卫队队长苏觉、红军49团地下情报员苏哲诗、工农革命军中队党代表苏家伦、苏潭九等一批为中国革命事业献身的爱国志士,和参加风火游击队的苏潭财、苏秋、林忠、陈晋等数十位赤卫队战士,都从石洲村走出参加革命队伍。

C:\Users\Administrator\Desktop\3.jpg

石洲村的祖祠座南朝北,周围山清水秀,村前山峦起伏,苏氏祖祠的门联刻着闪闪发光的八个大字——武功世泽,文德家声。是啊,祖宗的血脉,祖宗留下的家训,正是中华儿女在近代史以来,面对国家民族之危难,担当起来,浴血奋战,换来今日民族独立,国家富强。

彭湃烈士领导的海陆丰农民运动,唤起了英勇的海陆丰人民,参加了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对国家危亡的拯救和对真理正义的追求,这种伟大的革命精神正是我们中华的民族之魂。

今天,新时代的海陆丰红色文化的志愿者们在石洲村聚集,英雄树下话英雄。

石洲村的溪水依然在缓缓地流淌,劲松般的木棉树更像一位慈祥老人在向我们挥手、依依惜别。再见,红色石洲村。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